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八卦 > 【家庭】移风易俗htcg5软件倡新风,美好婚姻携手行(图)

【家庭】移风易俗htcg5软件倡新风,美好婚姻携手行(图)

2020-02-14 11:09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一首经典的爱情诗《致橡树》代表着人们对美好婚姻的憧憬,蕴含着人们对纯真感情的渴望。对适婚青年男女来说,爱情的初衷和父母的支持,是二人从相识到步入婚姻殿堂的基石。然而当地的“高价彩礼”却成为新人迈向幸福生活的“绊脚石”,甚至成为家庭生活的负担和隐患。为此,庆阳市妇联围绕“抵制高价彩礼、倡导移风易俗、树立文明新风”推出多项举措革除婚俗陋习,以此作为促进农村精神文明建设和社会健康有序发展的一项重要工作,对弘扬“低彩礼、零彩礼”的婚嫁新风,发挥出积极并重要的意义。

  曹芳芳与王雷参加全市集体婚礼

  集体婚礼引领婚嫁新风

  “54对带头倡导‘零彩礼、低彩礼’的新人,以实际行动践行婚俗新风,摒弃陈规陋习,为自己的人生留下了生动精彩的一页,也为全市广大青年做出了榜样和表率。希望广大青年以他们为榜样,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树立文明新风,率先移风易俗,争做社会风尚的引领者、推动者、实践者。”2018年5月4日青年节当天,由共青团庆阳市委、庆阳市总工会、庆阳市妇联联合组织开展的以“五四精神革故鼎新 移风易俗青年先行”为主题的集体婚礼在西峰区举行。庆阳市委书记贠建民在现场为新人送去祝福。这既是一场温馨浪漫、简朴热烈的婚庆盛典,也是一场薪火传承、树立新风的文明盛会,以低彩礼、零彩礼的实际行动,开创引领健康、节俭、文明的婚嫁新风,对全市婚嫁习俗发挥了良好的示范效应。

  穿着中式婚服,脚踩美丽花车,54对新人一起走向未来的幸福人生。曹芳芳与王雷作为54对新人中的一对夫妻,正笑着看着对方,共同见证彼此的爱情与幸福,这一天将成为他们人生中最难以忘怀的日子。

  在正宁县五顷塬乡政府,我们见到了正在单位午休的曹芳芳,新婚不久的她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她与丈夫王雷因工作而相识相恋,一位温柔善良,一位细心稳重,恋爱的甜蜜与彼此的关爱让他们将谈婚论嫁提上了日程。不过,沉浸在喜悦中的曹芳芳与王雷也不得不面对当地情侣都要迈过的一道坎——彩礼,当地农村的高彩礼之风,成为不少情侣婚前的担忧和阻碍。“人生是活给自己看的,而不是攀比得来的。”曹芳芳说道,“那时候经过一家人的商量,考虑到对方的实际情况,我们决定只是象征性地收取一点彩礼。我妈妈的思想很开明,从小就教育我们要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念,要懂得人生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我丈夫的家庭条件一般,高彩礼无非还需要他们家通过贷款得来,这笔钱婚后还是需要我们两个人共同承担,思前想后,没有必要再增加这份沉重的压力,结婚还是从双方家庭的实际情况出发才比较好。”

  其实,曹芳芳的娘家并不富裕,父亲遭遇车祸不幸去世,至今家里仍需每月向银行支付贷款。曹芳芳说:“妈妈说家和万事兴,困难都是暂时的。”订婚那天,面对男方端上桌面的13.8万元彩礼,曹芳芳的家人现场退还12万元,因为家人最看重的是王雷稳重踏实的人品。“虽然周围也有人议论,但是家人希望我们婚后不要过得那么辛苦,幸福才是关键。我老公和他家里人也打心里感激,觉得我们家通情达理,承诺以后不管生活怎么样,都会更加孝顺父母!”谈起老公和婆家人,曹芳芳也很欣慰。“后来,单位通知我们,市里有集体婚礼的活动,我们就积极报名参加了。婚礼当天场面宏大,市委书记致辞祝福,市长证婚,为我们自觉抵制高彩礼的新人点赞。我们感到很骄傲,也希望能以此带动周围亲戚朋友共同抵制高彩礼。而且婚礼我们没有花费一分钱,还获得了新婚礼包,减轻了家庭负担,省心不少。”她笑着说。

  宁县集体婚礼

  树立先进典型,带动文明理念

  为进一步充分发挥先进模范的引领带动作用,妇联积极寻找培树“低彩礼、零彩礼”典型,通过时代正能量引领带动广大家庭抵制高价彩礼、大操大办等不良风气,树立文明理念,以良好的家风带动社会风气的转变。

  在宁县“弘扬时代新风,助力脱贫攻坚”为主题的晚会上,史亚斌、吕文杰夫妇因为倡行结婚“零彩礼”,被授予“新时代好青年”荣誉称号。

  他们的经历被同学们称为“班长与团支书的爱情故事”。2011年,同时考入兰州财经大学的宁县小伙子史亚斌和内蒙古赤峰的吕文杰成为同班同学,一位是班长,一位是团支书,工作上密切配合、搭班协作,生活中彼此照顾、互相鼓励,二人也慢慢在相处中收获了爱情。

  大学毕业后,史亚斌响应团中央号召,参加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回到家乡宁县,并考取公务员;吕文杰则被济南一家上市企业录取。相隔1000多公里的他们开始了陇东与齐鲁之间来回奔波的两地生活,同时,两个相爱的年轻人也一直为共同的未来努力着。2016年,吕文杰参加了甘肃省农村信用社公开考试,综合成绩优异的她被宁县农村信用合作社录取。至此,二人终于结束异地恋走到了一起。“订婚的时候,我们家提前准备了10万元彩礼,但是让我和我父母都没想到的是,开明豁达的岳父母当场将10万元全部退了回来。”史亚斌回忆着当时的情景。吕文杰也告诉我们:“爸妈之所以这么作,是觉得今后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还年轻,事业也刚起步,加上婚后各方面都需要花费,与其要彩礼钱不如把它留给我们自己支配。”最终,小两口决定将这笔钱作为小家庭的启动资金,添置了一些家庭用品,生活过得轻松而开心。“公公婆婆对我特别好,对我们在生活上非常照顾,我觉得只要我们过得幸福,家庭和睦,那就比什么都强。”吕文杰说道。与此同时,周围有朋友要结婚时,他们也会以自己的经历鼓励大家抵制高彩礼,因为纯真的爱情与幸福,是多少钱都比不了的。

  各地多项举措,齐向高彩礼说“不”

  为有效治理一些地方婚嫁彩礼过高、婚丧事宜大操大办等突出问题,甘肃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甘肃省治理高价彩礼推动移风易俗的指导意见》,规定以县(市、区)为基本治理单元,结合当地实际,要将婚嫁彩礼“限高”作为治理工作的突破口和着力点,紧盯高价彩礼问题突出的乡村和群体,明确规定县域内婚嫁彩礼、礼金、酒宴等最高限额并逐步加严。同时充分发挥党员干部、“两代表一委员”,以及所有行使公权力的人员和医生、教师等财政供养人员等“关键少数”,在治理高价彩礼、推动移风易俗专项行动中的示范引领作用。